柳公权的行书,为何更受推许?

更新时间:2019-03-01      

董其昌乾隆很推许柳公权《兰亭诗帖》,认为从此帖可能学入正统的刷写法。

柳公权除《玄秘塔碑》享有盛名外,其楷书之最精者当首推《神策军碑》。再从柳公权的行书帖刻来看,其传布有绪而能见到的很少,个别以《兰亭诗》最为驰名。

《兰亭诗》是柳公权所书东晋穆帝永跟九年(353年)三月三日,王羲之与谢安、孙绰等人在浙江绍兴兰亭聚首时与会者所赋的37首诗及诗序,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宋《宣跟书谱》中著录,明代曾刻入《戏鸿堂帖》,后入清乾隆内府,为《兰亭八柱帖》之第四柱。

此帖笔力遒逸,郁勃顿挫;结字意态烂漫,每于险中生态;而枯润纤秾掩映相发,干笔、湿墨多韵趣。锋劲处如剑光凛冽,游丝细笔亦似铁铸钢浇,旁边杂以小楷,“似无意发之,绝得晋人心印”。王世贞说:“骤见之恍然若未识,久看愈妙”,“乍看之亦似有一二俗笔,而久之则俗者入眼作妩矣。”